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

2020-02-17 作者:admin   |   浏览(
2月15日,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了一种药物——磷酸氯喹。其表示,体外实验显示磷酸氯喹对新冠病毒有良好抑制作用。“目前正在北京、广东等十多家医院开展临床研究,累计入组患者超过100例。近期,湖南省也将启动磷酸氯喹的多中心临床试验,临床结果初步显示,磷酸氯喹对新冠肺炎有一定的诊疗效果。”
 
正如张新民所说,磷酸氯喹是一种上市多年的抗疟疾药物。要追溯它的历史,可以从奎宁说起。
 
1820年,法国著名药学家Pelletier和 Caventou成功从金鸡纳树皮中提炼出历史上最早的抗疟疾药——奎宁,使得奎宁成为治疗发热性疾病的首选药物。
 
上世纪30年代,德国科学家合成发明了与天然奎宁化学结构相近的人工合成抗疟疾药氯喹。它相比奎宁更加安全有效,因此广泛用于治疗和预防疟疾。
 
由于没有对药物使用剂量的安全范围进行试验和摸索,氯喹的使用剂量过大,是治疗疟疾所需的十数倍,随即而来的是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部分病人出现眼底疾患,甚至失明。
 
1944年科学家在氯喹的基础上研究出一种新型抗疟疾药——羟氯喹,治疗作用与氯喹相近,但毒副作用显著减少。它跟氯喹的区别在于用羟乙基替代了氯喹中的一个乙基,正是因为这一小小的不同,使羟氯喹在人体胃肠道吸收更快,体内分布更广。
 
后来,一部分恶性疟疾原虫对氯喹产生了抗药性。上世纪60年代,抗氯喹恶性疟疾在东南亚严重扩散。1964年,越南政府向中国请求帮助。于是,就有了现在国人已经熟知的“523任务”,有了后来屠呦呦发现抗疟疾药物青蒿素。
 
当然,老药也可以新用。氯喹还可用于治疗风湿性关节炎、肺吸虫病结缔组织病等,另可用于治疗光敏性疾患。也有研究证实氯喹在艾滋病、肿瘤方面有一定治疗效果。
 
那么,氯喹是怎么发挥抗病毒作用的呢?
中国治蝗很成功
 
在我国历史上,飞蝗曾与旱灾、水灾并称三大自然灾害。“飞蝗是我国千百年来蝗灾发生的主要种类,它的分布区比沙漠蝗更加广泛,除了南北美洲和南极之外,还分布于地球各大陆和太平洋、印度洋岛屿。”康乐说。
 
据介绍,飞蝗的原本繁殖区在河、湖、海边缘地区,黄河、淮河故道曾是其主要发生区。大旱之后往往造成河滩、湖滩的裸露,形成飞蝗非常喜欢的产卵场所,从而使得蝗虫越冬产卵量高,种群密度会急剧上升。“如果具备上述条件,再遇上暖冬,笠年春季雨水比较丰富,温度回升比较快,就容易导致蝗灾在蝗虫繁殖区(蝗区)的爆发。”康乐补充说。
中国曾是世界上遭受蝗灾最严重的国家。据《中国救荒史》统计:秦汉蝗灾平均8.8年一次,两宋为3.5年,元代为1.6年,明、清两代均为2.8年,受灾范围、受灾程度堪称世界之最。那么,史书中的蝗灾,为什么今天我们很少听到了呢?
 
对此,康乐表示,这是因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我国科学家结合黄河、淮河、海河的治理,将我国大部分蝗区进行了改造,使蝗区面积大幅度缩小,种群密度长期控制着较低水平。在过去的40多年来,虽然在局部地区蝗灾时有发生,但是没有形成迁飞危害和严重的经济损失。但是, 随着气候变化的加剧和种植方式的改变, 特别是干旱导致的河流断流、湖泊水位的下降导致大量荒地的产生,极易引发飞蝗蝗灾,这是我们必须要加以注意的。
 
“我国蝗灾治理是非常成功的,主要是改治结合策略。通过蝗灾发生区的生态环境改造,消除适宜蝗虫发生的环境;同时,利用生物防治方法控制种群数量,并利用化学药剂及时防治高密度的蝗虫发生区。”康乐说。
 
正在洽谈合作事宜
 
让康乐感到自豪的是,近20年来,国际上蝗虫研究的主要突破性进展都出自他所在的中科院动物所研究团队。2014年,康乐和团队破解了飞蝗基因组,他们发现飞蝗的致死基因和两型转变的奥秘可以启发人们发展新型农药。
 
最近,在中科院的支持下,康乐与团队完成了绿僵菌的基因改造。“它的杀虫毒力非常高,有国际专利,有望在控制飞蝗和沙漠蝗蝗灾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康乐对记者说。
 
此外,他所在团队还完成了飞蝗的基因编辑工作,编辑后的突变体蝗虫失去了聚集能力。“根据飞蝗群聚气味,我们可以释放飞蝗群聚拮抗剂,阻止飞蝗聚集和迁飞。”康乐介绍。
 
那么,中国的治蝗经验和技术储备是否可用于此次国际救援呢?对此,康乐表示,因为沙漠蝗与飞蝗的发生特点和环境不同,直接将我国改造蝗区的经验移植过去可能不太现实。但是,我国科学家开发的真菌生物农药和群聚拮抗剂结合化学防治可以应用到非洲和“一带一路”相关国家。
 
“实际上,我们已经与非洲科学院和有关国家的科学家取得了联系,正在洽谈合作事宜。”康乐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