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第一例、第二例新冠肺炎逝世患者的遗体解

2020-02-17 作者:admin   |   浏览(
2月16日凌晨3点、晚间18点45分,全国第一例、第二例新冠肺炎逝世患者的遗体解剖工作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完成。
 
那么,进行尸检有何必要性,实施过程又有何要求和困难?
 
为此,《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了我国临床病理学界唯一一位院士、目前奋战在武汉疫情防控一线的卞修武。
 
《中国科学报》:截止到2月16日22点,新型冠状肺炎的死亡人数已经1667人。据您了解,目前对于这些逝世患者,现在都是如何处理?
 
▲ 卞修武:
 
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民政部、公安部联合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遗体处置工作指引(试行)》要求,新型肺炎患者遗体应就近火化,不得采用埋葬或其它保存遗体方式,不得移运。
 
目前,患者遗体经过卫生防疫处理后,经专职人员、专用运尸车到医疗机构指定地点,按指定路线将遗体转运到指定的专用运尸车上运至殡仪馆,进行火化。为了防止二次污染,遗体不得存放、探视,全程严禁打开密封遗体袋。
 
《中国科学报》:从病理科医生角度看,对尸体进行病理解剖有何重要性?
 
▲ 卞修武:
 
要彻底获悉患者体内病原体(病因)情况和死亡原因,尸检是最好的材料来源。所以,我们应该依法开展规范的尸检工作,动员遗体捐献。
 
尸体解剖是疑难和新发疾病诊断与研究的最基本和最重要方法,也是“最后诊断”方法。临床诊断对不对?治疗上需要如何改进?尸检及对样本进行相应的检测和诊断,是目前揭示疾病“真相”的最权威手段。
 
除了病因学和流行病学研究,通过病理解剖检查,可以系统分析疾病的病理改变特征和变化规律,能够发现病因、直接证明病原体(如病毒)在器官、组织中分布和定位,揭示病理改变与影像学、临床表现之间的关系,揭示发病机理,分析直接的死亡原因和诊疗经验教训,提高临床救治水平和防控效果。
 
具体地说,尸检的重要作用主要有三个方面。
 
首先,能明确器官病变、分析发病机制和判断死因。通过大体观察、显微镜识别、免疫病理和分子病理检测,可以全面了解该病的脏器在整体、组织、细胞层面的基本病变特点和相关分子异常,特别是肺脏、心脏、肝脏、肠道、造血和免疫器官等部位的病变性质和严重程度,比如为什么病人血中淋巴细胞数量和比例异常,这对于分析发病机制和死亡原因,弥补国际上对该病的诸多未知,具有十分重要的科学价值和临床意义。
 
其次,能帮助分析播散途径,为防控措施提供有益信息。通过检测病毒在体内组织和细胞内分布,可以了解病毒的确切感染部位、主要靶器官组织,这是认识播散途径和靶器官的重要证据。
 
比如,粪便中有病毒成分存在,来源是什么?肠黏膜感染如何?睾丸受不受累及?会不会通过精液传播?这些都不还不清晰。
 
2003年,SARS肆虐期间,我国死亡患者的尸检病理结果为确定其病毒病因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SARS尸检就发现汗腺和肾脏等脏器受累及特点,也明确了病毒在体内的分布情况和患者的病理改变,为认识接触传播机理和多脏器功能衰竭救治策略提供了重要依据,为治疗和防控策略调整做出了重要贡献。
 
再次,能够准确诊断并发症,协助完善诊断规范,提升诊治水平。目前该病的确诊依据主要是采集咽拭子和支气管肺泡灌洗液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这属于病因诊断,阳性说明有病毒存在或者说感染。
生物趋于同质化
研究人员确信,他们在蛇群落中观察到的变化是由于两栖动物的消失,而不是其他环境因素。因为研究区域位于国家公园内,这里栖息地丧失、人类社会发展、污染或其他可能直接影响蛇类数量的因素的作用有限。
 
此外,这个研究地点位置偏远,在壶菌病流行之前的几年里,Lips每年都在那里进行调查。这提供了一个罕见的窗口,让人们得以了解两栖动物灾难性消失后生态系统的迅速变化。
 
研究人员表示,任何物种的消失都是毁灭性的,一个物种的减少或灭绝会在生态系统中引发雪崩。例如,当生物多样性的损失在一个地区引起连锁反应时,许多缺乏数据的物种——没有得到足够研究以了解如何最好加以保护的动物就会灭亡。
 
耶鲁大学的Pamela González-del-Pliego表示:“我们需要迅速行动起来,把两栖动物作为一个高度优先保护物种,并把缺乏数据的物种纳入保护策略。”
 
该结果并不是最坏的消息。真正的坏消息是,破坏程度预示着全球范围内的物种损失远远大于科学界一直以来的估计。
 
Zipkin认为,目前一个干扰事件间接产生了大量“输家”和一些“赢家”,这种现象正变得越来越普遍,并导致世界范围内的生物同质化,或者是形式上不同的生态系统逐渐变得更加相似。
 
“这项工作强调了长期研究对我们理解物种灭绝的无形连锁效应的重要性。”Lips说,“青蛙数量下降后,一切都变了。我们必须知道正在失去什么,否则可能无法提供有效的保护。”
 
不过,科学家相信,预测和建模的改进将有助于加强保护工作。由数据驱动的、积极主动的变化可以防止物种大规模死亡和遏制生物多样性的丧失。